<object id="u60cq"><center id="u60cq"></center></object>
<acronym id="u60cq"></acronym>
<rt id="u60cq"></rt><rt id="u60cq"><optgroup id="u60cq"></optgroup></rt> <menu id="u60cq"><noscript id="u60cq"></noscript></menu>
您的位置 : 查池网 > 小说资讯 > 沈暇玉蓝远麟小说_沈暇玉蓝远麟小说名字

沈暇玉蓝远麟小说_沈暇玉蓝远麟小说名字

今天小编带来情蛊缠身?#22909;?#29579;,求放过小说,这本小说是描写沈暇玉,蓝远麟之间故事的小说,该小说作者是夏小枝,不受宠的侯府嫡女被边境苗王买下,从此失去自由。苗疆蛊毒,是曾经她无法理解的存在。为了绑住她,苗王给她下了永生不得离开的情蛊。一桩桩诡异的事情接踵而至,她却无法逃脱!

第五章假装妥协

蓝远麟住的地方是整座山最高的地方,大概是因为身为苗王的缘故,山顶上几乎没有人来。

而往下,沈暇玉见到了自己在京城从来没有见到过的水稻梯田,那梯田之间还萦绕着淡淡的白雾,梯田外有一些农舍。

在梯田里耕作的男子女子都穿着苗族传统的服饰,只不过都是一些便装,大概是方便下田耕作。

一些才?#32465;?#30340;小女孩们在田间嬉戏,远远地瞧见了蓝远麟就跑了过来,淳朴的脸上洋着笑意问道,“苗王,这是苗王夫人吗?”

说完,都好奇地看着站在蓝远麟身旁的这位如花似玉的姑娘。

沈暇玉?#34892;?#19981;好意思,这个时候,她听见蓝远麟毫不遮拦地说,“恩,她是我夫人。”

说完之后,那些小姑娘的脸上有的有失落,有的是羡慕。

一听到夫人两个字,沈暇玉微微?#34892;?#38663;惊,夫人是本朝三品以上的人才能对自家妻子的尊称,苗王属于亲王,按理法来说是可以这样称呼的。

但是抬眸看去,这个男人怎么看,怎么都是个糙汉子,而且他也一直说自己是他……是他的女人,没想到他还会这样的称呼。

“时间不早了,我们去苗王殿吧。”蓝远麟的一只大手占?#34892;?#22320;放在了沈暇玉的腰上。

对于这个男人霸道的习惯,沈暇玉完全没有办法拒绝,她咬了咬牙,跟着蓝远麟到了苗王殿。

苗王殿并不是苗王居住的地方,而是类?#26420;?#22905;们汉人口中的祠堂。

里面摆了很多牌位,沈暇玉想,那些大概是以前的苗王。

“苗王来了。”里?#23305;?#31449;着不少苗族的男人,其中一个穿着苗族传统蓝色大褂,头缠青色包头的老者首?#32469;?#36523;,对着蓝远麟低头示礼。

祠堂里面其余的人也跟着如此。

蓝远麟穿着对襟短衣,腰间带了一把苗族弯道。

和这些人?#32469;?#26469;,他要显得高大壮实许多,他把那位长者扶了扶,说道,“施药长老不必多礼,这是我夫人,沈暇玉。”

蓝远麟说完之后那目光就落到了沈暇玉的身上。

同时,不仅仅是蓝远麟的目光,连带着祠堂里所有男?#35828;?#30446;光都落到了她的身上。

一时之间,沈暇玉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
一种微微的尴尬和窘迫感向她袭来。

“还不给长老们问好?”蓝远麟也知道沈暇玉估?#26420;行?#24597;羞,就走到她的面前,把那些男?#35828;?#30446;光给挡住了。

沈暇玉点?#35828;?#22836;,实际上她也不知道该如何问好,只好按照自己在侯府里向二房请安的习惯,微微福了一个身。

“苗王好福气。”施药长老看了沈暇玉片刻后就笑眯眯地对着蓝远麟说,“既然苗王娶了夫人,那我们今夜要不醉不归!”

“对!要不醉不归!以后才能和苗王一样娶这么漂亮的新夫人!”其中一个比?#22799;?#36731;的苗族男人激动地说着。

蓝远麟冷睨了一下那男人,语气幽冷地说道,“大牛,你这小子不好好习文练武,大概没有姑娘会嫁给你。”

“哈哈。”大牛虽然挨了批,但是他还是很开心地笑着。“属下,属下以后会努力的!”

不一会儿,就有人从边?#22799;?#20102;村里特质的糯米酒来,蓝远麟被那些长老和村里的青壮年围着喝酒。

沈暇玉见他们正热闹,就想着今天?#24597;?#20799;说的话,她打量了一下这个祠堂,发现祠堂后面还有一个小?#29275;?#22905;正准?#27010;?#24320;?#25386;?#24448;那边去的时候,肩膀上突然搭上了一只有力的大手。

“来,喝酒。”一只充满浓郁酒味的碗递到了沈暇玉的跟前。

沈暇玉?#31384;?#20102;眉头,她抬头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人群里出来的蓝远麟说,“我不会喝酒。”

蓝远麟没有说话,旁边那些喝着?#39057;?#20154;也突然安静了下来,那大牛看着蓝远麟这样子,笑道,“苗王,你赶紧喝了过来呀,怎么,还心里舍不得和新?#22791;?#20998;开片刻啊?”

大牛的话给犹豫的沈暇玉提了醒,她咬了咬牙,一口气把蓝远麟手里的那碗糯米酒给喝下了。

她放下酒碗的时候,却看到蓝远麟?#31384;?#20102;眉头。

?#25353;姥就罰?#35828;不会喝酒,还直接喝了一整碗。”蓝远麟的话一说完,沈暇玉是觉得自己的头?#34892;?#26197;乎乎的了,一时之间,她甚至连那祠堂的后门都?#34892;?#30475;不清了。

喝的时候不觉得,渐渐的,那酒意越来越上头了。

她想要清醒地晃了晃自己的头。

站在她面前的蓝远麟好像变?#25628;?#37027;头……怎么长了两个出来。

她的双腿也?#34892;?#21457;软了,她指着蓝远麟说,“你……你怎么变?#25628;?#23376;……变得好像……好奇怪。”

沈暇玉这会儿满口都是醉话了,她一边说着,那身子?#20174;行?#24819;要往下滑,只不过还没有等她滑到地上,就直接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给搂住了。

蓝远麟看着醉?#39057;?#27784;暇玉片刻,然后把酒碗递给了大牛说,“你们先喝,我把她送去祠堂后面休息一会儿。”

说完,直接把沈暇玉打横抱起带去了祠堂后面的休息室。

祠堂后面有一个房间是作为祭祀时候苗王的休息室的,一路上,沈暇玉?#34892;?#19981;安分,那糯米?#39057;?#28872;意让她忘记自己身在距离京城很远的大山苗寨了。

她伸手摸了摸蓝远麟的胸?#29275;?#25619;红的脸痴笑着说,“奶娘,你的力气好大,不过这里……这里怎么平?#25628;健!?/p>

沈暇玉的动作越来越大,蓝远麟被她这样撩拨出了一身的火。

“该死的,要不是长老还在等着,今天非办了你不可!”蓝远麟暗咒了一声把沈暇玉放到床上,但是那被子一放上去就立刻被沈暇玉扯了下去。

“奶娘,我不要睡觉!”沈暇玉挣扎着要起身。

蓝远麟看着沈暇玉这闹腾的样子,索性一个手刀劈向了她的后颈,下一秒,沈暇玉就安静地躺在了床上。

“还是不喝酒安静。”蓝远麟说完之后直接转头关上门走了。

但他走了后片刻,那上了锁的门被人打开了,一个黑?#30333;?#20102;进来,那人动作很轻,怕被人发现?#39057;摹?/p>

睡在床上的沈暇玉因为刚刚的一番不安分挣扎得衣襟微微?#34892;?#24320;,那白皙肌肤上的痕迹一下子就落入了来?#35828;?#30524;?#20303;?/p>

那人放在身侧的手紧了紧,她转身拿起放在一旁的冷白水。

“啪!”冷水尽数泼到了沈暇玉的脸上,一瞬间,沈暇玉被惊醒。

情蛊缠身?#22909;?#29579;,求放过

情蛊缠身?#22909;?#29579;,求放过

作者:夏小枝类型:现情状态?#27627;?#36733;中

不受宠的侯府嫡女被边境苗王买下,从此失去自由。苗疆蛊毒,是曾经她无法理解的存在。为了绑住她,苗王给她下了永生不得离开的情蛊。一桩桩诡异的事情接踵而至,她却无法逃脱!

小说详情
黑龙江11选5直播